• <menu id="a8ce6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a8ce6"><tt id="a8ce6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a8ce6"><strong id="a8ce6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a8ce6"><tt id="a8ce6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a8ce6"></nav>
  • 分享
    中新經緯>>產經>>正文

    旅游博主這三年:做程序員年薪50萬,如今收入減半

    2022-05-04 17:15:13 中新經緯

      中新經緯5月4日電 (馬靜)還有1天,2022年的春天就結束了,但旅游業的春天還沒有來。這個五一假期,南北兩大主題公園迪士尼和環球影城閉園,多地跨省游受限,人山人海的熱門景點首次“屬于”本地人,郊外露營變成了在家露營。

      自疫情暴發至今已是第三年了,在這些時間里,有旅游從業者轉行做起了保險、代駕、中介等,也有人選擇繼續留守,走出一條新路。

      “會一直把旅游做下去,哪怕60歲我都可以”“文旅是我一輩子要做的事了,這是我的使命”,中新經緯近日采訪了三位旅游博主,在這種“絕不回頭”的熱愛之下,聽聽他們如何在被疫情重創的事業中尋求新機。以下為自述,略有編輯:

      白宇:從自由無業者變成創業者

      我來自安徽黃山市,畢業之后在北京做了8年程序員。出于對旅游的熱愛,30歲那年,我辭掉了工作。此后三年半的時間,基本都在旅途中。近兩年因為疫情,旅行目的地從全世界縮小到國內,對我來說其實還是一件挺難過的事情。

      白宇背包客時期照片 來源:受訪者提供

      2021年2月,在結束和父親的環中國自駕游之后,我開始考慮,到底是重新上班還是做些什么?就在那時,我現在的合伙人突然問我要不要一起做小眾線路定制旅游?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。

      把喜歡并且擅長的東西變成工作,一邊旅行一邊賺錢,對我來說是最好的選擇,我不希望回到朝九晚五的生活,雖然收入穩定,但時間完全不自由,那不是我想要的。就這樣,我從一個自由無業的背包客變成了創業者。

      我選擇在成都定居然后開始帶團旅游。每一次行程大概有3-8個客人,平均單價在1200-1300人/天,我帶客人們去云南感受梅里雪山、去林芝看日落金山、去那曲近距離觀賞冰川峽谷,翻越天山南北去擁抱賽里木湖……

      白宇帶團旅游照片 來源:受訪者提供

      從一個人的自由行變成一堆人的領隊,我要承擔的責任也多了。白天要一個人開車、領隊、攝影,晚上修片,除了8小時的睡眠時間外,其他時間都在工作,每到晚上12點我都是一沾枕頭就著。要照顧到每位客人的需求,確實很累,但我也很快樂。

      我們的客源主要來自一線城市,這兩個月受到疫情影響,基本處于躺平狀態。2021年3-4月大概有七八趟行程,今年一趟也沒有。收入方面,2014年我辭職那會年薪大概50萬,現在還不到一半。

      不過我始終比較樂觀。前幾年做背包客的時候,沒有任何收入都可以活得很好。最近兩年多雖然整個大環境不太好,也有沮喪的時候,但當情況已經變得很糟的時候,未來一定都會越來越好,當我認識到這一點,就覺得當下不管再怎么難,但只要你努力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總是會有回報的。我會一直把旅游做下去,哪怕60歲都可以,即使現在不盡如意,但我沒想過轉業,也從來沒有在浪費時間的那種感覺。

      雖然現在不能出去帶隊,但也有一些客人在咨詢夏天或其他目的地線路,表示這波疫情之后還會出來,這些意愿給了我們很大希望。沒法出去帶隊的日子,我一直在整理國外的線路,雖然現在看起來還很遙遠,但這個過程本身就充滿期待。

      王菲:曾夢想“嫁”世界

      4年時間,10多個國家,20多個城市,我穿著婚紗與全世界標志性風景合影,“嫁給世界”是愛旅行的我與世界的相處方式之一。然而疫情暴發,夢想暫時被迫擱置。

      王菲穿著婚紗“嫁給世界” 來源:受訪對象提供

      2020年年初,因為疫情不能返京,我只能待在大連的家里。那時候,大家對新冠肺炎還不了解,尤其是每天看到網上的信息,心情會被影響,既有對未知的恐慌,又有很強的無力感和不安全感。

      但每次我把手機放下,看到爸媽坐在那里看電視或者一家人一起吃飯,這種反差忽然讓我覺得不管外面發生多大的事情,只要一個家是穩定的、安全的,我們的心就擁有了安全感。

      之前大家都會開玩笑說在家里待的時間久了,父母和自己會相看兩厭,但我居家4個月后發現,很多事其實都可以和父母溝通,距離一下子被拉近。以前都是向外跑,更多的是追求自己的夢想,但經歷過疫情后突然就感受到家的重要性,很想以家庭為單位繼續實現旅行夢想,于是就產生了帶著爸媽環游中國的想法。

      2020年6月份我們開著房車正式出發,第一站是從云南昆明走滇藏線一路開往拉薩,再走川藏北線返回昆明,至今,我已經帶著爸媽走過海南、貴州、云南、福建、甘肅、青海、廣西、西藏,探尋苗寨、環游洱海,在沙漠里騎駱駝、在石板街上嘗美食。

      王菲帶著父母“環游中國” 來源:受訪者提供

      在這個旅行過程中,和父母彼此增進理解是最大的變化。在很多父母眼中,旅行博主并不是一個正經的職業,就連身邊有些朋友和同事都會好奇,旅行博主不就是到處去玩嗎?

      在父母跟著我旅游的過程中,他們會看到每次出去都有不同的品牌合作,看到我要一直寫策劃、拍視頻、更新內容,全程都在很認真地做事情,變得越來越理解我的工作。以前還會時不時給我打電話說,能不能找一份坐辦公室的工作,不要瞎跑。但近兩年一起旅行之后,他們就再也不提這個事了,只要我覺得喜歡,做好就可以。他們也受到很多粉絲夸贊,說他們“拍照好”“年輕心態好”,他們會很快樂,每次旅行歸來都會很驕傲地跟朋友分享,變得年輕很多。

      還有一個意外收獲。在日常生活環境下,爸媽在生活經驗方面確實遠遠超過我們,總會覺得我們沒長大,不放心。但一旦出去,這種關系突然就互換了,他們會在很多事情上征求我的意見,比如到哪吃飯,下一站去哪里。他們會發現原來女兒能解決很多問題,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,他們就不太催婚了。

      之前我是全職的旅游博主,現在我用項目合作的形式重回廣告業,一半時間回廣告業掙錢,一半時間做旅行項目,疫情前后在經濟上也沒有太大變化。我想,等這次疫情過后,我還會帶著爸媽繼續走,從環游中國到環游世界。父母會漸漸老去,長大了才發現,還能和父母一起爬7個小時的山,真的是一件特別值得感恩的事。未來的日子里,希望他們慢點變老,希望我能有更多時間帶他們去更多的地方。

      Roy&Sue:停下來在大理開一間博物館

      我是Roy,今年是我和Sue一起踏上旅程的第十年。對于一個環球旅行博主來說,疫情之下的這幾年并不算好過。我們只能打起精神尋找新的出路,也被迫做出了很多大膽決定,但回頭來看,這些決定都有另一番滋味。

      我們現在在大理一個能看見蒼山的村莊里開了一間旅行博物館。我們在全世界的旅居中淘到很多帶有文化印記的手工藝品、生活用品。在這間博物館里,我們將會展示這些藏品。

      Roy和Sue“環球旅居”照片 來源:受訪者提供

      其實按照原來的計劃,博物館的落地沒有這么快。疫情暴發初始,我們并沒有預料到會持續這么長時間。原本是想出完我們的第一本書之后立刻出發,繼續環球旅居生活,但國際疫情形勢不見好,深思熟慮下我們做起了“活在云南”系列項目,希望通過深度探索云南的少數民族,盡可能去維持我們的內容更新,給大家帶來新鮮感。

      但隨后2021年的幾波疫情打斷了我們的拍攝,新書的巡回簽售會也是做了一半就被迫中斷,那時候感覺移動起來更加困難,風險提高后,旅行的意愿進一步降低。

      想開辦一個旅行博物館的計劃就這樣被提前了。經歷兩年多的疫情干擾,確實感覺整個行業逐漸疲軟,客戶們在旅行領域的廣告投放意愿也在降低。但我覺得也還沒有到了完全不能繼續生存的境地,旅行博物館是我們在疫情下尋求多元的一種嘗試。

      相比于之前在國外到處飄著或探索的狀態,我們在大理停下來用另一種形式創作,把博物館開放給那些對文化感興趣的人,通過一些舊物和器具去傳遞多元價值觀。也希望在線下空間,通過公眾消費和商品開發,實現一部分的收入自由,減輕我們做自媒體的壓力。跟之前做自媒體相比,開辦博物館的思路完全不同,但我們所有創作都聚焦在傳遞世界上每一種不同的價值、信仰、文化觀念,這沒有變化。

      Roy和Sue開辦的旅行博物館外景 來源:受訪者提供

      在我看來,旅游是實現人生價值的一種方式,疫情可以當做是一種考驗或者說歷練。我們對自己在疫情考驗下交出的這份成績單感到很滿意。

      “活在云南”的系列雖然沒有完成,但我們去基諾山跟部落兄弟叢林野炊、記錄孟連神秘和古老的山神舞、神鳥舞,以及各種快要失傳的傣族舞蹈,跟滇藏的阿哥阿姐重走舊時的馬幫之路等,是疫情給了我們一個機會把目光轉向國內,轉向身邊的文化,是一段很值得珍惜的經歷。也讓我們看到在少數民族聚居的偏遠地區,還有一些老手藝人在十年如一日地艱難守著文化傳承的責任。同時,我們也發現在信息爆炸的時代,這些少數民族的傳統文化,卻很少被更多人所知。這讓我們一直在思考,無論是文化自覺還是責任感也好,一個自媒體人不能跟著流量走,而且要盡可能引導更多人關注這種多元文化。

      疫情之后,我們會繼續環球旅居生活。博物館會是我們和公眾隔空對話的一種方式。如果依然可以幸運地依靠自媒體養活我們或者這家博物館,那我們就繼續,如果不能,那總有一種方式可以繼續實踐我們的理念。(中新經緯APP)

     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
    (編輯:楊京川)
   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   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(微信搜索“中新經緯”或“jwview”),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。
    關于我們  |   About us  |   聯系我們  |   廣告服務  |   法律聲明  |   招聘信息  |   網站地圖

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
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[京ICP備17012796號-1]
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18513525309 報料郵箱(可文字、音視頻):zhongxinjingwei@chinanews.com.cn

    Copyright ©2017-2022 jwvie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
   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    幻想高潮来得更快
  • <menu id="a8ce6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a8ce6"><tt id="a8ce6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a8ce6"><strong id="a8ce6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a8ce6"><tt id="a8ce6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a8ce6"></nav>